紅弦俱樂部 The Red Strings Club

Last updated on 07/15/2020

自從去年入手了PS4後就沒花太多時間在PC遊戲上,最近想換點口味,又繼續我的質量效應三部曲(二周目),空檔時順便清一些獨立遊戲。想起以前沒家機、電腦又跑不動3A大作的時候,是這些獨立遊戲陪伴我度過大學生活。雖然畫面或遊玩性比不上大作,但這些小品有著引人入勝的劇情,讓我在遊玩後想留下一點紀錄。

**以下包含劇透和一些CP向發言**

8-bit美術風格加上電子樂,這款有著濃烈賽博龐克(cyberpunk)風格的遊戲,故事不外乎設定在比現今科技還要發達的反烏托邦世界,並有一個掌握技術並企圖達成自身理想/野心的巨型企業。

前陣子我剛結束《底特律:變人》(簡稱DBH),不禁將兩部放在一起比較。雖然DBH的人物表情精緻,也有讓我很喜愛的角色;然而在劇情方面,比起披著人機倫理的外衣、實為探討種族議題的DBH,《紅弦俱樂部》中一些情節所觸發的哲學對話更發人省思。

你也可以說「機器/人類=無機體/有機體」,本就是不同「種族」,但DBH裡乘客分離制的公車等現象很難讓人不去聯想到美國歷史,某個故事節點甚至出現 “I have a dream.”的選項,老實說當下看到覺得有點故意了。當然我還是很喜歡時不時做出異於常人舉動的Connor以及被其行為嚇到的Hank。

除了該自行體會的尾聲,《紅弦俱樂部》中有一段讓我印象深刻的情節:

機器人Akara-184首先詢問酒保Donovan(玩家視角)是否該讓機器管理人類,我選擇「否」

接著Akara-184提出如果未來真的由機器人管理人類的「幸福生活」,希望Donovan給予一些建議作為參考。例如是否該介入(阻止)人類自殺、抑鬱、謀殺、性暴力、種族/性別/性向歧視,我的第一反應皆回答「是」

詢問結束後,被Akara-184吐槽說「雖然反對被機器管理,但是當某個關係到人類自身的問題出現時,就不會反對實施。」其實「只要不重大影響人類」,是不是被機器管理就無所謂了吧?

看完這段對話我當下真的是愣住然後開始思考邏輯,為了人類的福祉我下意識認為要避免這些負面情緒或行為,然而這和第一個問題起了衝突。總之有種被打臉可是很爽快的感覺(?),是個非常有趣且想深入探討的話題。

不過遊玩性是這款的敗筆,我總是沒辦法好好倒酒(但是不知何時已經解出了不灑酒的成就),Donovan的職業需要調酒可以理解,但Akara-184捏陶器真的讓人覺得莫名,而且操作方式與我不合。

最後有點殘念的是部分劇情進展太快,例如在行動的前一天,Brandeis說要好好犒賞蒐集情報的Donovan,下一秒怎麼就黑屏跳到行動之夜了呢:(

[source: GESU@Steam]

Be First to Comment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